關於部落格
迷戀流浪的特質
因為流浪找到自己的方向

對於新的環境
已經學會了安靜的去適應和觀察
並不急切於新鮮和燦爛
  • 428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印度國鐵-緊急狀態

我拿著車票問了兩位穿制服的工作人員(錯誤的決定從這開始),一陣討論後,其中一位鼻樑上架著眼鏡的年長男子告知我是第12月台。天真的我謝過兩人,即大步步的來到第12月台,找了個可靠的老先生身邊坐了下來……。時間一分一秒的過,月台上燈光朦朧,火車一列列轟隆駛出車站,距離火車出發的時間已經越來越近,卻遲遲不見月台上有任何前往Varanasi的火車班次。此時的我,唯有心想,應該是百分之買的Delate吧! 此時,天色漸漸的暗沈下來,一輛又一輛的早已擠滿乘客的車廂,一班接著一班的駛離。就連方才幫我打發掉乞丐的老先生也上車了,而我還是癡癡地等…,並且一直想著Delate,而其間我也再跟幾位月台上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確認過,是Delate沒錯! 於是我又再安心的的在第12月台上等下去。此時,身邊不知何時坐著印度一家子----爸爸、哥哥、弟弟,他們好像討論很久似的,哥哥終於開口問我是哪裡人? 「台灣」我說。 一家子發出了一種”原來喔”的表情及聲音後,印度老爸說,他們剛剛猜我是不是尼泊爾? 「也許我更像西藏人呢?」我則打趣的說。 他們則一連串的點頭說:「沒錯!」 不知道同這有趣的一家人聊了多久?印度老爸跟我要了車票去,只見他老人家抓起月台上的工作人員,一陣印度話的機哩瓜啦後,印度老爸跑回來跟我說,我的火車已經走了。啥!!!不是Delate嗎?不!的確是走了!莫非不是這個月台?呼~雖然是一陣錯愕,但我想今天沒能去成也就算了,也許還不是離開Delhi的時後吧!哥哥跟我講可以拿票回預約處退票,這樣還可以把錢拿回來。臨別時,由於天色已晚,他們還不忘好心的問我晚上有沒有可以住宿的地方。 在第12月台上與印度老爸一家子道別後,回到2樓的預約辦公室,但營業時間已過,於是我欲轉身離開。一位瘦小的年青小伙子尾隨在後,問我要去哪?現在這邊買不到車票了,要買要去車站外的 Agancy買,我先是一陣困惑……,但心想跟他去看看也無彷。 傍晚的車站大廳,已從熱鬧的市場驟變成醫院的太平間:昏暗的燈光下,只見地上躺著一排排身軀,乍看之下,就像一個個皺在一起的白色包裹;一雙雙骨瘦如柴的胳臂、一隻隻青筋暴露的腿、一張張佈滿灰色鬍渣的臉龐,就從這個白色包裹中探身出來。我別過臉,深怕和某個哀傷的眼神交會,快步跟上小伙子的腳步。 穿過火車站前的車水馬龍,來到一處門口明確的寫著 i,但卻用黑色玻璃當店面的Agency。小伙子指著2樓的小門,示意我跟著前方的男子走……,來到2樓,只見兩間再小不過的辦公室,充其量只不過跟廁所一般大小。其中一間裡面已經有兩位印度男子,另一間則無人。 我和櫃台內的男子打聲招呼,男子請我進入辦公室並指了張椅子請我坐下,由於辦公室內空間本來就不大,本來的兩位男子要再加上我及我的背包,頓時覺得一切開始詭譎起來。一邊對櫃台內的男子說明來意,一邊則注意著另一男子的行為(手裡拿著小冊子,也不像剛和他在商量事情的樣子)。櫃台內的男子聽完我的來意,以一種非常緩慢且妳不跟我買妳也買不到票的態度,拿出紙筆。然後先是坐正後,接著請我拿出護照! 我心想,就覺得有鬼……,本能反應要拿出護照的動作,被男子看出來。雖然我跟他說”護照留在市區辦簽證”,草草寫了名字在紙上。男子裝肖仔的說,我寫得字太草他不知道怎麼拼!?我拿起筆畫掉名字……。櫃台內的男子問我現在要怎樣?我裝了一副思考的樣子即丟下筆:「讓我想想,我並不急著現在一定要買」。隨即步出辦公室,回到一樓熱鬧的大街上。 呼!不知道如果我剛傻傻地交出護照的下場是如何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