飄浪原慾

關於部落格
迷戀流浪的特質
因為流浪找到自己的方向

對於新的環境
已經學會了安靜的去適應和觀察
並不急切於新鮮和燦爛
  • 428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與他們的交集-賣明信片的男孩、我的船伕


隔天傍晚,我依約在房門口的門檻上等他。男孩—lao,也早就換下學校制服,以一身舒服的打扮從河壇的遠方走來。

 Lao領我走向河邊一艘白色小船,原來,一直停靠在我房門口前的這艘船,正是lao所有。Lao小心翼翼的扶我上船後,和岸邊的小男孩及小女孩講了幾句印度話,我想大概的意思應該是我很快就回來之類的話。我問lao那是誰?他說是弟妹。我向岸邊的男孩女孩揮手,示意請他門一起上船。 Lao還很不好意思的問我:真的可以嗎?我點頭。 

一行人伴隨著逐漸落下的夕陽,開始我的恆河之旅。我們先是來到河壇對岸的沙洲區,平常我也只能從民宿的露台上觀望,孩童們在這沙洲上玩著一種叫kai的風箏遊戲,就像一本書【追風箏的孩子】裡描述的樣子。

 白色小船一停靠沙洲邊,lao的妹妹即拉著我的手往前方一處帳篷走去,原來這裡販售著傳統印度茶。我們一行人,就這樣坐在帳篷前的板凳上,面向舊城區,喝著茶,各自想著各自的心裡事。結束這一杯茶的靜懿,又在踏上未完的旅程。接下來我比較感興趣的便是傳說中的火葬場—Marikarnika Ghat。 

Lao以他瘦弱的臂力及堅強的毅力順利把我們送到這火葬場旁,整個環境瀰漫著一股肅殺的氛圍,空氣中更是充滿著一種特殊的氣味。眼前一具具正在焚燒的屍體。此時,碰巧階梯盡頭處正有一列隊伍,伴隨著眾人的經文聲,正抬著一具用黃色經文布包裹完整的遺體,往恆河裡淨身。隨即抬往河壇旁的火葬處,靜待下一步的程序……。我沒有看完整個過程,即示意lao離開。 

看著眼前這些對已逝家人的另一種期望,我不知道也不確定自己這時候心底是作何感想的?我向販賣祈求花籃及蠟燭的小船,買了一份花籃,放了Rs.1在紙盤上,點上蠟燭並雙手合十。順著恆河,放下花籃,我讓恆河將我對大家的祝福傳給未知的遠方。

 對這位不過10來歲的男孩看來,我想世界既不美麗也不醜惡,人生雖然不算美好但也不值得悲哀。對他來說,每天想辦法在恆河邊過日子才是最實際的想法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