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迷戀流浪的特質
因為流浪找到自己的方向

對於新的環境
已經學會了安靜的去適應和觀察
並不急切於新鮮和燦爛
  • 428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越南遊記之十八

透過民宿老闆娘的幫忙,順利搭上前來接送的小巴。車掌小姐示意我們把背包堆到角落去,並指了指坐在車尾處的男子,男子迅速移動他的所有物,盡量的挪出我及友人的位置。採踏著腳底下一個個麻布袋,在眾人協力攙扶下,順利坐定男子身旁,手裡卻也自然的抱了幾包男子的所有物。 眼看巴士內,只有我及友人是外國旅客,其餘皆是當地人及各式各樣從Lao cai要運往Ba Ha的貨物及日常生活用品,讓這輛僅是20人座的小巴也頓時充當起貨車用。巴士一路上頻頻停在各處民家搭載乘客及貨物。每次只要乘客上車或下車,車內的人都會上演大風吹的戲碼,以便乘客坐在下方的貨物能順利跟著主人回家。縱使車上擠滿人,而且散發出的體熱加入引擎所產生的熱氣,讓乘客們頻頻面面相覷卻又顯得無奈。然而,我承認這卻是一種很好拉近距離的搭乘方式。 無論如何,我們還是上路了。就這樣超載至極的小巴,一路顛簸而行,就在覺得似乎已到路的盡頭的地方,又彎進另一條前往桃花源的小徑。途中經過一座僅供一台車身通行的鐵橋,以致於過橋前必須確認來方無車,方能通行。鐵橋前,不知道是因為太接近邊境的關係否,總是瞧見幾處垂掛越南國旗的水泥建築物。而司機每到建築物前,就必需帶著幾張紙下車與公安交涉。 景色隨著不斷上山又下山,越來越原始,就連路上也慢慢出現花苗族(Flower H’mong)的蹤影。窗外景色變動,不疾不徐,讓我細細品味又不致失去興致,眼前的一切勾勒起我心中祥和又滿足的感動。此時此刻,我享受著沿途令人迷醉的鄉村風景,觀賞散落在田間、路旁的房舍。 約莫兩小時車程,順利抵達位於Lao cai東北64公里處的Ba Ha小鎮,雖然同Sapa一樣飄著綿綿細雨,但氣溫並沒有Sapa來的溼冷,先是背著行李在下車處附近找到自己所在方位後,順利找到下榻處。 Ba Ha很少觀光客,因此居民大都不諳外國語。與民宿老闆娘的溝通,僅管她對我說越南文,我對她說英文,然而我們同心協力,一起演著比手劃腳的舞台劇,最後竟然也溝通無阻,完成瞭解彼此的每一句話。 選了一間陽光充足,位於建築物後方的房間,決定舒洗一番。我打開水龍頭,等著涓涓細流加溫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水溫從方才勉強不算上是熱的程度,迅速轉變成一種冰冷。我放棄和民宿老闆娘在水溫上的堅持,因為身體一股不適感襲捲而來……。 晚上的Ba Ha才八點,街道一片漆黑,沒有人影,一切靜悄悄。冷清地讓人誤以為是深夜時分。在這樣的街道上覓食實在讓人迷惑,尤其又在這樣高山氣候說變就變的夜裡,就在打算打退堂鼓的時後,看到一家取名B52的Bar。在這裡,這家Bar應該算是新穎並時尚的。 室內的光線呈現一種看似非常有情調的幽暗,四周卻又裝飾著五彩燈炮。門邊坐著一桌喧囂不停的公安,我向友人示意想要個安靜一點的角落。於是選了一張靠近吧台的位子坐下,一位打扮時髦卻又不失純真的女孩上前招呼。女孩站在身旁等待著我及友人的討論結束。 「請問妳們是台灣人嗎?」女孩操著一口標準國語突然問道。 在這樣的環境下,聽到這家鄉話,我及友人的驚訝程度可想而知。 Bar的老闆娘是一位才23歲的當地女孩—杜氏喬英。3個月前才從台灣回到北河,之前則在台灣的窗簾工廠工作過一年半,存了一點積蓄,回到北河來開了這間酒吧。喬英對我們有種說不上來的親切,她興奮的和我們聊著她在台灣的種種。 「為什麼Bar要叫B52?」我問喬英。 「因為這是我喜歡的一種調酒」喬英露出鄰家女孩般的表情回答。 我沒在追問。因為內心想著其實是眼藥水的牌子。眼光飄進吧台旁的小門裡,隱隱約約看著門內兩個男孩子穿插在不到兩坪的空間內,在鍋碗瓢盆之間準備著餐點。 坐在大門邊喝得醉醺醺的公安們,其中一個公安—春和,在喬英的引薦下,知道我及友人來自台灣後,熱情的前來寒暄並請我們喝北河當地釀酒。喬英面有難色的示意我門不要失了禮節。豪氣的我一飲而盡,全然不知背中物居然高達45%酒精濃度,卻也因此得到公安們的讚許。因為釀酒口感順,不知不覺連乾兩杯釀酒的我,全身暖烘烘,臉頰明顯的溫熱感讓人覺得舒服。 伴著月光,回住處的路上我小心翼翼地踩著濕滑的石塊,仔細的想著,今天一路上的體驗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