飄浪原慾

關於部落格
迷戀流浪的特質
因為流浪找到自己的方向

對於新的環境
已經學會了安靜的去適應和觀察
並不急切於新鮮和燦爛
  • 428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花東鐵道交織而成的歸屬感

    火車以每小時一百三十哩的速度前進,在注視著流逝的分分秒秒與里程中,火車每隔一段時間便停在一個小車站,車上的販售員不斷得來回叫賣水果、零食、便當。我的行李背包裡裝著要閱讀的書,但是旅途中我連一個章節都沒有看完,因為當各種變或不變的景致在我的眼前快速捲過時,我的眼光實在無法停佇在書頁上。

    我甚至期待著火車是不是可以開慢一點,以便我能更仔細的觀察遠方的高山、海景、稻田....。窗外的景色好像催眠一般,永恆的接近然後再消逝,在快速讀取過程當中,發現眼睛會不斷的擷取到一點細節、可能會注意到一朵雲、一棟奇怪的建築物、一棵枯萎的樹....,這些全部如無法掌握住的影片般飛逝過去。我想,縱使在最短的火車旅程中,每個人都能了解這也是種超越觀察者的掌控,伴隨著輪子在鐵軌上的律動和車廂的晃動,凝視這城市在眼前掠過的樂趣。

    我突發奇想,在某個小站衝出火車,隨著火車起步,再追著火車跑。但,我隱藏了自己的瘋狂想法。

    幾個小時在火車有節奏的搖晃中過去了,鋼筋打造的城市建築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緊密相連的房子,水泥或鐵皮搭蓋都有,然後房子突然終止於某一點,接著是視野開闊的鄉間田野景色,一片片綠意盎然、黃油油的稻田裡,幾座象牙白的墓碑林立,有點像牙齒雪白的凸出。色彩鮮艷的傳統廟宇屋簷雕飾著飛龍,也在這晴空萬里的天際張牙舞爪著。一群群黑色的鳥像水銀般流動,從這畦稻田飛向另一畦。眼前的景色讓花東鐵道之旅開啟了一頁美麗的序章。

    初抵光復,騎著摩托車,享受沿途令人迷醉的鄉村風景,觀賞散落在田間、路旁的房舍;這時我彷彿享有某種自由,沒有人在我耳邊嘮叨,不需要被教導以正確的方式與人打招呼,也沒有看門狗似的到處批評的眼神。這正是寧靜的時刻。路是如此平坦,看著此行的旅伴們,隨著氣溫的升高,各自踩著單車踏板已成機械動作,好比軌道上火車搖擺前進一般,我心裡為大家加油著。馬太鞍溼地及太巴望部落是我未曾到訪的地方,聽說這片生態豐饒的溼地一直以來供應了部落的生活所需,我想,從中午品嚐的原住民料理所使用的當地食材來看,此言無虛假啊!

    而有「皇帝米」之稱的池上米,可說是家喻戶曉。來到池上的大波池,沿著自行車道徜徉在寬廣無邊的稻田邊,景色變動,不急不徐,讓我細細品味又不致失去興致,沿途夢幻般的綠色稻田及豐富生態引起心中祥和又滿足的感動。黃昏將至,影子越來越長,自行車隊伍也越拖越長。炙熱的太陽、飛來飛去的小黑蚊和悶熱的空氣,迫使大家想要放棄這愚蠢的舉動。甚至,在回程的路上,我們在隊伍的後方「撿」了一台腳踏車。商量的結果,依舊打算用機車把它給帶回家。伴著逐漸高昇的月光,回大波池的路上我們小心翼翼地騎著機車,一路上這些同行的旅伴們要是看到我們「載自行車」的模樣,肯定會笑到不支倒地。

    傍晚,在池上飯包博物館用完餐,一行人來到福原社區的打鐵工坊。工坊的入口處是由一片片的老式木門組合而成,室內陳設著打鐵爐及各式煉鐵工具,有種古樸的味道而架上徒手打造的器具,使的冷冰冰的鐵器更是帶著人們重視的親切氣息。 看著鄭師傅汗水淋漓的專注於眼前的作品,我想,對於鄉土,人們似乎總是有著一份難以割捨的情懷,畢竟,那是個人生命相依的所在,夢在這個地方交織,也在這個地方開始翱翔。
 

    翌日早晨,搭上6:15分的普快列車,車廂內呈現一種舊式情懷的舒暢及殷切,皮製的橄欖綠轉椅、天花板的風扇及鐵制把手,都看起來身經百戰;微風一吹過,透過火車車窗凝視外頭時,發現一切都是那樣的熟悉,更像是誰從我眼前掠過一樣,提示著我是什麼、我又知道些什麼。坐在這個現在已罕見的車廂內看著外頭的景色,感覺就像是接受一種疫苗注射,腦裡的某種記憶亮了起來,循著心裡私人的歷史追尋.....,我突然有一種滿足感,一種溫暖的熟悉感,一種回到許久不見的家鄉感。

    來到東里。我們正好趕上目睹太陽乍現在雲層底。在陽光地照耀下,轉成金黃色的稻穗與稻梗真是值得一看。不經意地放眼望去,也許有人會說是一片黃綠色,但是凝視著這片土地,我看到的是由橘色、桔黃色、熟褐色和金色不斷變化的一首組曲。月台上的早餐片刻,更是讓我深深覺得是種奢侈的享受。 我坐在那兒 ,直到太陽高起。

    一班不停靠的火車呼嘯而過,從舊東里車站望向新東里車站,山邊小徑緩緩傾斜而下,經過幾戶被炊煙和晨霧遮掩其存在的小屋。上方的田野裡,陽光般黃色的稻穗輕輕搖曳,下方,幾條鄉間小道蜿蜒在耀眼奪目的稻田間,眼前的景色如同一幅彩色水彩畫。腦中還回想著老師方才講述的故事的同時,想到世界上每個人、每個土地都有自己的故事要說,每一個小小的城鎮,也都散發著無比深情的魅力;想到他們一次又一次地對彼此說,對他們的孩子說、對父母說、對公務人員說、對經過的陌生人說,如果沒人聽就對自己說。想到這樣的雜音,想到故事的重量對環境施加的壓力,事件與後續結果的負擔,然後想到每個故事如何與其他故事相連而改變了其他的故事,也改變了自己,然後也為這塊土地刻畫出最迷人的風貌。

    小小的玉里火車站,聽說是台東線上與花蓮、台東兩站相同的大站,所以直達車都會停靠玉里。沿著車站前的小型公園,一行人順著直行的水泥道路來到玉里的傳統市場。市場內隨處可見當地特有的食材及特色小物。在老師的推薦下,大家品嚐了當地一種顏色偏黃,像細的油麵,但麵條較油麵Q的「玉里麵」;麵條裡只有加上老板自製的油蔥及大量的豆芽和韮菜,可是麵條卻份量十足。雖然這不過是一碗平凡的麵,但也間接的闡述了人和土地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,人們依賴土地而生存,也依賴土地所蘊藏的資源發展出別具風味的生活產業。

    嘴裡咀嚼著還冒著煙的手工豆腐,喝著綿密口感的原味豆漿,鼻息間盡是滿滿的黃豆香氣。來自後山天然好味的「味萬田」,位於壽豐一座廢棄的醬油廠改造的廠房內,這裡有著他們追求品質的精神與一種傳統「藝」人的態度。因為這些,我們才能嚐到終點那經過無數嘗試、實驗,最純粹自然的好滋味。

    雨真的說下就下,產業道路轉眼間變成銀光小徑,像蛇一般滑溜過花園和田野。雨水讓顏色更加飽和,隨處可見的的麵包樹和豐碩的龍眼樹都閃耀著翠綠色的光澤,裂痕斑駁的泥磚牆也因雨水浸浸潤而平滑。回到壽豐車站後,離火車到站時間仍有半個多小時。此時,我有種虛無、完全放空的感覺;我發現,此行我傾聽及領悟,我說話,我做出反應,可是我只不過是個輪廓,內外都無實體感,文字和經驗就像風吹的蝴蝶一樣飄動。不過在此同時,人們又讓我大感震驚,以他們必須說的話、他們的生活方式、還有這個環境再這麼多毫無意義和忍耐之下,仍得存活下去的種種,令我驚訝。

    我背起背包準備踏上最後一段路程,截至目前為止,我所看到和聽到的都令我感動。

    想想在家時,時間無聲無息的流逝,三月到五月,夏天到秋天落葉,然後又是冬天寒流來襲。在這裡的每一刻時間,總有些特別的記憶為時間作上記號,每個事件都是一個片段,值得一讀再讀,值得再次經歷。最重要的是,我帶著一份對土地的歸屬感回家,了解我曾拋棄了什麼,以及它何以對我具有重大意義。

    回台北的火車上,隨著一瓶啤酒下肚,我整個人癱軟在座椅上,疲憊得沉入夢鄉,把此行的花東記憶留在夢中。同時,一個念頭慢慢浮現,為甚麼我不能來這裡呢?至少可以待上幾天或是一陣子,過過當地人的生活。這個念頭一旦在我腦海中成形,便如雜草般狂野迅速地繁衍。

    我一定會再回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